您的位置 : 超级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凤女还朝之邪君宠入骨

更新时间:2019-10-15 10:03:01

凤女还朝之邪君宠入骨

凤女还朝之邪君宠入骨 北堂默 著

已完结 顾以安君洛离 重生宫廷青春江湖恩怨

完整版小说《凤女还朝之邪君宠入骨》由北堂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以安君洛离,书中主要讲述了:谁说世上女子不如男?谁说女子就该躲在男人背后做柔弱小花? 顾以安偏不走寻常路,驾驭神兽,炼制丹药,统统不在话下。当她在修炼的路上跌跌撞撞时,抱上了腹黑君主君洛离的大腿,从此扶摇直上。 但是...

精彩章节试读:

洗完手的顾以安蹦蹦跳跳的进来饭桌前,饭桌上摆放着好几道菜肴。张逸早已坐下来,示意顾以安也坐下。顾以安看着菜肴流口水却很倔强的摇摇头,虽然被美食诱惑了但是要坚定自己的心智。没有完成大舅舅交给自己的任务。

“舅舅。我还是不吃了。因为,因为我没有钓到鱼。”顾以安支支吾吾道,还低头用手指摆弄自己的衣裙。

“没事,反正你那么笨肯定钓不到。”张逸取笑着,顾以安捂着耳朵,一副我不听我听的调皮样。“赶紧吃饭了,吃完再撒娇。”顾以安气鼓鼓的看着张逸,张逸又有一种想戳顾以安脸的想法。“以后你就叫他念哥哥。”张逸也示意跟在顾以安身后的小厮坐下来吃饭。“他不仅是你大舅舅我的小厮,更是你大舅舅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以后你见到啊念就叫他念哥哥,然后要对我一样的对待啊念。”张逸含糊不清的说着,顾以安还是有些听不懂他说的。“你不需要懂,只要记住就行了。”

“啊笑呢。”啊念明明看到偷偷进来的冷霆笑,怎么现在没看到他。不免有些奇怪的问着。

“走了。在他心里可能觉得别人比我跟你都重要吧。”张逸苦笑着,啊念瞬间就懂了张逸说的是什么意思。“白儿坐到大舅舅这边。”张逸招呼着顾以安过来,顾以安乖乖的走到张逸身旁,张逸伸手一抱,就将小小的顾以安抱上凳子。

三人就开始用膳,张逸有一个养成的习惯就是吃饭不喜欢听到任何声音,基本上就张逸跟啊念主仆两个用膳的时候,都不会有任何声音。除了那个呆头鹅在的时候,时不时就开口说一两句。可张逸没想到自己心里想着的呆头鹅正蹲在自己府上的墙头。好饿啊,不知道张逸他们开始吃饭了没有。

冷霆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正咕咕叫着。冷霆笑拔了一根野草数数,吃,还是不吃,吃还是不吃。最后还是吃货心战胜了饥饿心理,冷霆笑从墙头稳稳的跳到地面上,直接厚着脸皮去找吃的。如同一阵风一样的很快到达饭桌前,直接伸手去拿竹筒饭,一双筷子打到自己手上。

“去洗手。”张逸一脸的嫌弃的看着冷霆笑,冷霆笑傻乎乎的笑了笑。立马跑去洗手。“真是个傻子。”张逸摇了摇头,还真以为他是很有骨气的离开了,没想到还是回来了,还真是看重了他。冷霆笑洗完手就像脱了栏的马,眼中只有美食,只有吃的吃的啊。什么都阻挡不了一个吃货心,冷霆笑吃的样子不是特别好看,顾以安愣住了,张逸对于冷霆笑的吃相已经见怪不见了。“快点吃吧,不然等会就被吃完了。”冷霆笑听见张逸的话,赶紧将美食塞在嘴巴里,就怕小外甥女跟自己抢吃的。

饭桌上有着无名硝烟,顾以安跟冷霆笑的筷子同时夹在一块蹄髈,互不相让。两双筷子夹在蹄髈的两边,谁都不愿意松手。就在两人抢的难舍难分的时候,张逸一筷子轻而易举的将两人夹在一块的蹄髈夹到只埋头吃米饭的啊念碗里。这下顾以安跟冷霆笑不开心了。

“舅舅啊。”

“啊逸啊。”两个人互相出声,互相瞪着对方。“都是你,非要跟你舅舅我抢吃的,这下好了,谁都没有吃到。”

“你才不是我舅舅,而且明明是我先看到的。”顾以安非常不乐意的看着冷霆笑,两人开始互相埋怨。“你一个大人也好意思跟我小孩子抢,这是我大舅舅做给我吃的。”顾以安气呼呼的转头不去看冷霆笑,冷霆笑也学着顾以安的样子气呼呼的转头不去看张逸。

“盘子里又不是只有一块,你们两个非要争一块干啥。”张逸站出来给打圆场,分别往两人的碗里各夹了一块蹄髈,这才哄好两只吃货眉开眼笑的。但是后面两个人又以同样的方式去抢夺,但是最终的胜利都是冷霆笑。谁让自己是大人,冷霆笑骄傲的看着气呼呼的顾以安,可高兴了。张逸特别无语的看着傻子样的冷霆笑,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争得。

用过膳以后,张逸就让顾以安去洗澡。之前的热水已经烧开了,热水都已经运到张逸房里的浴池里。张逸的房间有点仿现代,但是也保留着古味。浴池的位置是处于与张逸房间打通的隔壁房间里,打开门就可以进去泡澡了,张逸还很细心的将采集过来的新鲜花瓣洒在浴池里。顾以安栓上门,脱下衣裳,泡在温热的池水里。脖子里挂着的血玉正浸泡在池水里,发出阵阵淡淡的光亮来。顾以安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血玉在发生什么变化。

“我希望以后你也能像我一样的去保护白儿。”张逸叹息着,正在为顾以安筹谋着些将来可以用到的人脉与关系。“她会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之一。”

“我刚刚好像在白儿身上看到了玲珑玉。”不经意的以瞥,冷霆笑竟然看到传闻中的玲珑玉。他曾经看到玲珑玉的画像,但是不确定顾以安身上的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玲珑玉。

“我没有见过什么玲珑玉,而且玲珑玉不是玲珑山庄的信物吗,白儿怎么会拥有那么重要的信物。而且真正的玲珑玉你又没有见过,你怎么敢断言白儿身上的就是玲珑玉,毕竟传闻中的玲珑玉已经消失了二十多年。”

“我的确没有见过玲珑山庄的玲珑玉,但是你应该记得那副画像。他一直在寻找玲珑玉。”冷霆笑意指的他张逸很清楚是谁。

“就算他找到玲珑玉又能怎么样,玲珑山庄可是有主的。他也太不自量力,还想借用玲珑玉去吞并玲珑山庄吗?”张逸讽刺的笑着,还妄想去争夺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真是白日做梦。“迟早有一天会死在自己的贪心之下。”张逸不由的嗤笑着。

“他的确没那么大的能耐。”冷霆笑很赞同张逸的话。“他要是出事,你就见死不救吗?”

“等他快要死的时候再说,现在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再者说就算他死了,也别指望我会去他坟前烧一炷香。为这种人不值得。当初背弃我们誓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将来会怎么样。”张逸想想就想笑,白白被利用完却一脚就被踹开。现在他在张逸眼中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我怕他死的时候也会有不少人觉得他死得好。晚死还不如早死。”

“啊逸啊,你说话怎么那么毒。不过我很喜欢啊。”冷霆笑给了张逸竖了一个大拇指。“反正我觉得我肯定不救他,最多踹他几脚。”冷霆笑哈哈大笑着,张逸就觉得冷霆笑就是缺根筋。“反正他快死的时候,我一定会放鞭炮庆祝一下。顺道去靖州城里最好的酒楼里大摆流水席好几天。”

“你高兴就好。”

马车慢悠悠的驶进金陵,啊七总算是松了口气,金陵终于顺利到达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了。啊七满脸笑容的看着金陵城中来往的人,这么久的赶路总算是没有辜负啊。马车内的叶爷爷开始紧张起来,要是白儿见到自己会怎么样,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啊。马车颠簸的让叶爷爷之前并没有多想,但是静下来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那个抱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的小小身影,不知道现在的白儿过的是好还是坏呢。他突然很想念白儿。正被牵挂着的顾以安猛然打了一个喷嚏。是泡太久受凉了吗?

顾以安连忙起身擦身子,然后换上了大舅舅先前给自己准备好了的衣服。就开门出去找大舅舅,没找到大舅舅,但是看到的是正在吃蜜饯的冷霆笑。略略略,顾以安冲着冷霆笑做鬼脸。

“小丫头,舅舅带你出去吃东西,你的大舅舅出去有事了。现在府里就你跟我。”冷霆笑解释着,顾以安也没多想,就也坐在冷霆笑的身旁。冷霆笑一把将顾以安抱在怀里,“地上凉。”顾以安现在也觉得其实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冷霆笑将蜜饯塞到顾以安嘴里,然后两只吃货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吃东西。“小丫头,舅舅带你出去吃东西。”却被顾以安拒绝了。

“娘亲说外面很危险,不会让我轻易出去,而且大舅舅也不在家,要是我们都出去了,家里怎么办。”顾以安很小大人的严谨的说着。冷霆笑揉了揉顾以安的脑袋。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收你干闺女好了。”冷霆笑认真的看着小大人的顾以安。“这样我老了也有人送终。”

“乌鸦嘴。”顾以安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还有我大舅舅吗。”顾以安站在冷霆笑的腿上摸摸他的头,安慰着。假装不去看他眼中的悲伤。

箫声声声入耳,传进靖州城外的深山里。悲怆的声音,让正在茅草屋里睡觉的某人很不舒服,某人很是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去开门。站在茅草屋门口的是正在吹箫的张逸。

“我又还没死,你就算吹也要吹喜庆点的曲子,吹这种要死不死的曲子。是在咒我啊。”某人没好气的倒了一杯水放在张逸面前。“说吧这次找我又是什么事。”每次觉得张逸来找自己就没什么好事。

“帮我保护一个人。”张逸语气中透着恳求。

“什么人。”

“顾以安。”张逸说出这个名字,苏然茫然的看着张逸,顾以安是谁啊,他不认识啊。“我的外甥女。顾家的少主。”

“哦,那关我什么事。”苏然事不关己的喝了一口茶。“又不是我外甥女。”

“倾倾。”苏然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你再说一次。”苏然猛然起身抓着张逸的衣领,不顾及自己现在是否是失态了。

“倾倾。”张逸重复了一遍。苏然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原以为不会再听见这个名字了,没想到现在张逸竟然会提起这个名字。

“好,我知道了。”苏然闭上眼睛答应了,他现在的心情已经被搞得很复杂了。打断了他所有想要忘记的心绪,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放不下。

小说《凤女还朝之邪君宠入骨》 第九章 苏然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宫廷小说
  3. 青春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