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超级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大明卖油郎

更新时间:2019-09-20 15:31:18

大明卖油郎

大明卖油郎 想想办法干他一炮 著

连载中 宁珍哈尔斯塔德 奇幻欢喜冤家异世搞笑

经典小说《大明卖油郎》是想想办法干他一炮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珍哈尔斯塔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坐标很硬,一脚踩到地球对面去了,宁珍啃着黑面包,踏上了漫漫的回乡路终于他回到梦寐以求的故乡,澳门已经近在咫尺了,大明我回来了什么贸易战?要在大明开设自由港,全产业链运作,发行战争债券设立中立国,情报战...

精彩章节试读:

“有酒吗?”帕度柯尼明显是被冻僵了,“好冷啊!”

“那边有个椰子酒馆!”

“那就算了!”帕度柯尼把宁珍的衣服扒掉,然后贴紧了他,“你来帮我取暖!”

宁珍打了个哆嗦,果然帕度柯尼的身体像冰棍一般冰凉,刚一接触就让他全身一紧。帕度柯尼则发现哈尔斯塔德神父全身像一盆炭火,把她烫得咬紧牙根。

“哇,好凉!”

“哇,好烫!”

过了半个时辰,帕度柯尼终于穿上衣服,俩人打破了如胶似漆的状态。

“亲爱的神父,要不要去喝杯红酒,再去酒馆找点吃的?”面对这个狐狸精的勾引,宁珍没有理会她,这让帕度柯尼有些恼火,她裹了下束胸,故意来招惹他,“神父大人,别在这里假装正经了,我这一路上受了这么多苦,你今天的表现还算不赖!你以后就是我的仆人了,你要好好对待我,我是你的主人,你听到了没有?嗯,哈尔斯塔德,你这个名字还算不错!”

宁珍听到这里,心中升腾起一团怒火,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祸害。宁珍把帕度柯尼的长袍整齐的摆放在一块干净的礁石上,然后就听到啪得一声脆响,他扇了帕度柯尼一个响亮的耳光,又重重一巴掌掴打在帕度柯尼的嘴角上。

“知道阿米尔犯了什么错吗?不是他对你太仁慈了,而是他太顾惜你的脸蛋了!”

“这一巴掌是让你清醒清醒,让你认识到,谁才是你的主人。”

“哈尔斯塔德,你个蠢货,阿米尔都把我捧在手心里,你居然敢打我?”帕度柯尼左臂挡在脑袋前面,在地上翻滚,宁珍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雨点一样的拳雨落在帕度柯尼的脸蛋上,专打你脸蛋,还你漂漂拳,把帕度柯尼打得像个猪头。

“你现在还敢辱骂主人了?我今天一定让你知道,谁才是谁的主人!”虽然打女人有些碍眼,好在他们为了避人耳目,选择了一个没人的海滩。

“你再打我,我就喊人了!”

“那你就扯开嗓门喊吧,我一定会打掉你两颗门牙!让所有的水手都过来看看,没有门牙的你如何在大街上行走的!现在我来问你,帕度柯尼,你是谁的财产?”

“我......”

“好吧,你还没想明白!”宁珍抓住帕度柯尼的头发,照着她的脸蛋一阵痛殴,还从沙滩上摸了一把沙子塞进她头发里,“小爷我冒着被罗马通辑的风险,给你求得一条生路,你居然不知道感恩,还拿阿米尔来压我!今天我就把你最为得意的脸蛋打成歪瓜裂枣!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哈尔斯塔德......你......我的头发......”

“怎么样,现在想明白了没有?”宁珍停止了动作,“帕度柯尼,你是谁的财产?”

帕度柯尼终于安静了,像只受伤的小奶猫:“我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财产!”

“谁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财产?”宁珍凶神恶煞的问道。

“我,我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财产!”

“你是谁?把话说全了!”宁珍马上又赏了帕度柯尼一记耳光。

“我,帕度柯尼,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财产!”

宁珍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还有呢?”

“还有什么?”帕度柯尼蓬头垢面,可怜巴巴的坐在沙滩上祈求。

“阿米尔是把你当奴隶卖给我的,你难道不是我的女奴,我难道不是你的主人?”宁珍又作势要打。

这一次帕度柯尼学了乖:“我,帕度柯尼,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女奴!哈尔斯塔德神父是我的主人!”

宁珍志得意满的点了点头:“串起来,完整得说一遍!”

“我,帕度柯尼,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财产!我,帕度柯尼,是哈尔斯塔德神父的女奴!哈尔斯塔德神父是我的主人!”

“再说一遍!”宁珍越听越是悦耳,忍不住要多听几遍!

“主人,差不多就行了!说多了也是腻耳!”

“还敢顶嘴?”宁珍又赏了帕度柯尼一记耳光。

“主人,为什么不怜惜小奴?”帕度柯尼学习速度飞快,已经学会红着眼睛撒娇了。

“咯咯,这还差不多!”宁珍心说,你以为我是阿米尔一样的傻波?制服不了你,小爷我白活了两个世纪,“可惜了,这鼻青脸肿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扫兴!”

“主人,我的一颗牙让主人爱怜的拳头打落了,能不能请主人帮我在沙滩上找找?”帕度柯尼这回算是学乖了。

“不会是打到门牙了吧?如果掉落了门牙,你......我可不想要个没有门牙的女仆!”

“不是门牙!”帕度柯尼立即指指腮帮子后边的臼齿,“后边的。”

“天这么黑,不用找了!以后等主人种植烟草挣了大钱,主人给你补颗金牙!”

“谢谢主人!”

“起来吧!咱们去椰子酒馆找些吃的!”

帕度柯尼披上外套,挽着宁珍的胳膊,俩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原路返回。四月的澳门,港湾里暖风习习。俩人快走到主干道的时候,椰子酒馆渐渐出现在视野里。这是一家葡萄牙人开设的酒馆,里面有上好的宝石红波特酒和香肠出售。

“这是五枚银币,你拿去椰子酒馆里买些红酒和香肠!”宁珍一**坐在路边,折腾了一晚上,他不仅饿了,还想喝两口小酒了,回到大明,又抱得美人归,今晚值得小酌三杯,“快去快回,主人在这里等着你!”

“主人,我有钱!”帕度柯尼忽然从衣兜里取出一个钱袋,把宁珍给的五枚银币退了回去,“这是阿米尔送给我的,现在都归主人了!”

宁珍接过沉甸甸的钱袋子,里面不光有银币,居然还有金币。阿米尔还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了,连卖给外人也要陪送嫁妆。宁珍虽然很想照单全收,但是他还看不上这两个小钱,即使他现在手头很紧。

“你有钱是你的,这五枚银币是主人赏给你打酒的!这不一样!”

“主人,在这里等我!”

帕度柯尼开心的去打酒了,进了店铺不多一会儿,宁珍就看到她从里面走出来。左手里提着一壶酒,右手拿着一个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七八根香肠。

“主人,银币还给你!”

“我不说了吗,这些钱是给你的!你是不是嫌少,看不上我给的钱?”宁珍顿时就有些生气。

“主人听柯尼把话说完,那店里的伙计全睡着了,我拿了酒和香肠出来,一个银币也没有花!”帕度柯尼一边比划一边开怀大笑,显然偷了东西让她非常开心,她举了举手里的青花小盅,她居然还偷了两个酒盅出来,然后拿起酒壶把红酒倒入两个杯子中,送了一盅到宁珍手中,二人相视一笑,“主人,干杯!”

海风习习吹来,此时天边开始露出鱼肚白,波浪时起时伏,宁珍一饮而尽,从纸包里取出一根香肠来,狠狠的嚼了几口,倍有嚼劲。

“痛快!”帕度柯尼嘴里有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可是她实在饿极了。她给宁珍倒满了酒,也自己拿了一根香肠,开始的狼吞虎咽的嚼起来。这些香肠使用的香料都是东南亚出产的,经过腌制,味道鲜美,吃起来津津有味。

宁珍举起酒盅,跟帕度柯尼碰了一下,再次饮尽。这瓶波特酒是葡萄牙的国酒,是葡萄牙人从波尔图运来的。让宁珍尝了个鲜,酒香醇厚,今天心情愉快,就着香肠恰好下酒。

帕度柯尼刚要给宁珍满上,却被宁珍挡住了:“我明天还要见人,不能多饮!”

“罗马净是主人这般喝酒睡女人的酒肉神父吗?难怪阿米尔说罗马是天堂!”帕度柯尼却笑了出来。

“话可不能乱说,我睡什么女人了,有谁看见了?平白诬人清白!必须当面对质,”宁珍收起笑容,继续吃香肠,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吹着海风,品着小酒,吃着香肠,跟女人一起漫步在海滩上,舒适、安静、惬意,可惜天就快亮了,否则真应该再玩两个时辰,“走吧,你不能出现在阳光之下!收拾一下酒食,找家客店去住下,你到店里慢慢品尝!”

帕度柯尼挽着宁珍的胳膊,俩人招摇过市。

可惜大早上的,路上根本一个人影也没有。

终于,他们找到一家汉人开设的客店,牌子上写着郁金香客店,看着还算干净。

店里的伙计听到有人在柜台上喊人,立即从睡梦中惊醒,他还没见过一大早来住店的。这男的也就算了,是个标准的西洋人,他们客店里本来就是做葡萄牙人的生意,除了水手就是商人,偶尔也有船长。这女的虽穿着男装,难掩妙丽身姿,只可惜了一张脸,上面青一片红一片的,嘴角上也有血渍,看样子是被人打的,连是否漂亮都看不出来。

“二楼的干净客房,来一间!”

“好的客官,每天一枚银币!”

“这是五枚银币,先压在账上!”

“客官,这是房门上的钥匙,东首南侧,走到尽头就是!”

宁珍陪着帕度柯尼到了房间,打开房门,看到布置的还不错。关键是桌子上居然放了一面镜子,果然是上房,看来是为船长们准备的。

帕度柯尼放下波特酒和那包香肠,忽然一面镜子出现在她面前。

“瞧瞧你干的好事,”宁珍递给她一面镜子,送到帕度柯尼面前,“帕度柯尼,好好一个美人,让你变成了猪头!下次你再敢忤逆我,我一定放蚂蜂蛰得你。”

帕度柯尼看到镜子里自己满脸是包,嘴角淤青,赶紧闭上双眼,不敢直视,顿时变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呜呜呜,主人,我错了!”

“把你的钱包交出来!”

“是的,主人!”帕度柯尼把自己的钱包贡献出来,她身边的所有财产只剩下一堆香爱肠和一瓶波特酒了。

“我不来找你,你不许出门,知道了吗?”宁珍轻轻掂着沉甸甸的钱袋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如果有事脱不开身,可能会让巴辛来照顾你!我很快就会给你另寻一个住处,等我寻到一片庄园,你和巴辛就一起去播种烟叶,那是我们的财富,你听明白了吗?”

“一切听从主人吩咐!”

宁珍交待完这些事情就离开了郁金香客店,回到教会。

小说《大明卖油郎》 10 椰子酒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异世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